北安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绝世邪君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何岩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7:25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何岩

“嗯.血狼佣兵团.早晚有一天.让他们在虹云城除名.”洛海青点下头.恶狠狠的攥紧拳:“想起他们.对大小姐出手.我就恨得牙根之痒.”

瞥一眼.秦石笑而不语.

两人在炼药师协会逛荡一圈.开始是炼药师聚集的楼宇.

穿过楼宇.往后才是洛雪娴所说的药铺.

这药铺.真不是一般大.足足有三层高.并且打造的特别宏伟.中央是尊硕大的金色鼎炉.鼎炉上方雕着栩栩如生的金龙.腾翔飞跃.

“呵呵.真是辉煌.”

刚进药铺.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來.秦石不由的舒畅下.眼神四下的环视一圈.

之后.他沒有耽搁.在一个一个柜台里溜达一圈.看有沒有他想要的草药.

当他将一层二层走遍.确实找到三株治愈灵魂的草药.这三株草药有两株是二品的孕灵山茶.一株三品的愈灵百合花.

按理说

.这样的收货已经算是不错.

但.之前的事情已经让秦石意识到.这种级别的灵草根本无法唤醒书中玉.想要唤醒她至少需要四品甚至更高级的灵草.

为此.他不免有些失落.

“看來.只能将希望放在第三层了.”秦石心里略微忐忑.如果这里找不到的话.恐怕整个虹云城都沒有戏了.

想到这.他将目光挪向第三层.大步流星的朝上走去.

但他和洛海青刚到第三层的楼口.一名穿着铠甲的护卫突然拦下他.语气低沉:“两位.这里只有一二层对外开放.第三层不对外开放.里面的药材只提供给协会的炼药师.”

“擦.有这事.”

被拦下.秦石眉头拧紧.

这第三层上不去.哪不是什么希望都破灭了.

想到这.秦石不甘心的追问句:“难道不能通融下.本少又不是上去打砸抢.几个灵草放在上面也不能下崽.你说对不.”

可.不管秦石怎么说.就是磨破了嘴皮子.这守卫仍然是挡着路.站如松的纹丝不动.只有两个字:不行.

几番争执.这护卫已经不悦.将袖子挽上些后.大有如果秦石在墨迹下去.就要强行将其轰走的架势:“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如果在墨迹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在旁边.洛海青眼神一凝.一些來往的商客.已经被这里的争执吸引.纷纷围了上來.令他暗呼:“奇怪.刚才秦公子.还展现出过人的沉稳.怎么这会变得这么急躁.”

当然.他并不知道.秦石的沉稳.在涉及到重要人的时候.马上就会荡然无存.

重要人里.书中玉肯定是无需置疑.

“喝.怎么.你还想和本少动手.”秦石的脾气并不好.加上担心书中玉.一下子來了劲.同样挽起袖子.

洛海青赶忙阻拦.眼神在四周一转.小声道:“秦公子.先别和他争执.咱们在想想.肯定有别的办法.”

被拦下來.秦石也感觉到四周混杂的目光.为了不引人耳目.他万般无奈的先退下來.

退下來.秦石在二层大厅.急躁的直跺脚.大骂:“靠.真他妈不讲理.炼药师怎么的啊.比本少是多个眼睛多个嘴.不就是会摆弄摆弄丹炉.能炼点破药吗.了不起啊.”

他有种直觉.第三层肯定有他想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他直接被阻拦在外.连上去的资格都沒有.怎么能不急躁.

“对了.精神力.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凝着眼.秦石眼前一亮.准备先用精神力探测下.暗喜:“哼.不让本少上去.本少照样有办法知道.”

说做就做.秦石拉着洛海青.找一不起眼的角落.渐渐将眼睛闭上.识海中的精神力朝周遭扩散.转眼将整个药铺覆盖.

精神涌现.一切仿佛宁静.

刹那.第三层的景象.凭空展现在他的脑海.

一株一株他从未见过的珍贵灵草.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有灵芝.有雪莲.有人参鹿茸.这些东西放眼虹云城.恐怕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不愧是炼药师协会.真是大手笔.”咬下唇.秦石暗哼声.就在这个时候.一株翠绿色的凤仙花.在他的识海里闪过.令他眼前一亮.

这凤仙花.上下透着绕人心神的光晕.秦石的精神力触碰在上面.产生强烈的亲和力.令他心中大喜:“就是它……”

猛然睁眼.秦石露出欣喜的笑.

他这株凤仙花虽然不能确定等级.但光靠灵力波动.他就能够断定.绝对不会少于四品.

……

当然.秦石并不知道.就在他精神力扩散的瞬间.在炼药师协会一间隐蔽的黑暗房中.一名苍白发丝的老者.徒然睁眼.

“好浓郁的精神力……”

老者在黑暗中.裹着一身漆黑的袍子.就如同隐藏在夜空的鬼魅.苍老的声音中带着桀笑.

他的目光顺着秦石的精神力延伸.只是微微一挥手袖.一股比秦石更加清澈浩荡的精神力升华.瞬间涌出房间.落在药铺的秦石身上.

在药铺内.被精神力笼罩的秦石.并沒有半点的察觉.仍然呆愣在原地.思索着该如何上这药铺的第三层.

当精神力收回.黑袍老者露出惬意的笑:“竟然是个小鬼.真是好久不见.这种浓郁的精神力啊……有点意思.”

“老朴.怎么.”

这时.一声苍老的笑.在房间中回荡.

只见.另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在黑暗中探出身影.他蓬头垢面.穿着一身白色长袍.袍前刺着一个金色鼎炉:“几十年.未见你露出这么兴奋的表情.遇到什么大喜的事.和老朽讲讲.”

“呵呵.酒仙.我终于后继有人了.在你们这炼药师协会看中个小子.他好像在你们药铺遇到点麻烦.帮我给他解决一下.”黑袍老者抚摸下胡须.眼底露出欣喜.

白袍老者一愣.倒是挂起别样的笑:“呵.真是大牌.说指挥我就指挥我啊.”

“事后请你喝酒.”

提到酒.白袍老者一喜.拂袖的背过手.笑声:“说好了.我倒是真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让你这老鬼感兴趣.”

……

秦石在药铺第三层.将精神力收回.满目惊喜:“终于有了.玉姐有救了.看來这第三层.本少是非去不可了.”

但想到这.他眼神瞥一眼三层楼口的护卫.整个人憋出个苦瓜脸:“只是.这王八蛋.软硬不吃.我该怎么上去啊.”

“小家伙.遇到什么麻烦了.”

这时.正当秦石思考.在他身后传來道和蔼的笑声.

被笑声打断思绪.吓得秦石一惊.喊了声鬼呀猛然回首.

刚转身.刚才在黑暗房中的白袍老者.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望见白袍老者.秦石身躯一颤.惊讶的目瞪口呆.

惊讶的不光是秦石.白袍老者同样是一愣.两人几乎异口同声:“是你.”

这老者.秦石认识.正是当初在古城.在酒楼里给予他赤血蛟龙精血.并且被人追杀几条街.表现出破灵境巅峰的酒仙.

“前辈.你怎么在这.”

故人重逢.秦石回神一笑.

“炼药师协会会长.何岩.”这时.不等白袍老者回应.洛海青在旁边却发出声惊叫.

“会长.”秦石瞳孔一张.整个人呆若木鸡.嘴巴张的老大.半响才结巴道:“前辈.你.你是这炼药师协会.协会的会长.”

白袍老者一笑.傲然道:“正是老朽.”

心里充满震惊.秦石咋也沒想到.当初一面之缘的老者.竟然是虹云城炼药师协会的会长.这未免忒戏剧了吧.

摸一摸鼻子.秦石还是难以置信.暗道:“怪不得.当初在古城.他有那么强的实力.但我就好奇了.好端端一会长.怎么弄的这么狼狈.被人追出几条街.差点沒被砍死.”

当然.这话他也就敢想想.当初不知道老者身份.秦石记得他可是跟老者好炖吹嘘.什么酒不醉人人自醉.甘做美女裙下鬼……

现在想想.真是糗大了.

“对啦.”灵光一现.秦石抓住老者的手.一点不含糊的就拉着他:“老前辈.你真是我的福星.我正愁不知道怎么上三层呢.”

望着秦石的动作.洛海青顿时傻眼.

捋一捋嘴.他心里充满震惊:“这秦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连炼药师协会的会长都认识.难怪大小姐会对他动心……”

何岩沒回过神.就被秦石拖到三层的门口.

停下身.他感觉全身的老骨头都要散架子.一脸怨恨的瞪着秦石:“臭小子.懂不懂什么叫尊老爱幼.”

“哎呀.行啦.先应急.一会晚辈请你喝酒.”不管怎样.秦石对这个蓬头垢面的所谓的‘会长’.仍然是提不起半点尊重.

何岩老脸一横.彻底沒了脾气.心里愤愤不平的骂道:“这老鬼.究竟在搞什么.一会回去我非要和他好好算账.”

但只是在心里想想.他并沒有在和秦石废话.

有何岩在.秦石这次理直气壮的迈到三层楼口.刚才拦下他的人再度伸手:“臭小子.你是不是听不懂话.这里不对外开放.如果在……”

“如果在怎么样.”

不等话音落下.秦石打断他.仰着头的举起手.大拇指朝后指一下:“瞧瞧我身后.你在來和我对话.”

“会.会长大人.”这次.换护卫抓瞎的痴呆.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费用高吗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是谁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能报医保吗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