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继承传统,为中医发展探索新思路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9:45 编辑:笔名

在医改的进程中,为了缓解大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有人士提出了“医药分开”的构想。如今,在一些医疗机构,“医药分开”的构想已经开始进行尝试。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构想可以通过杜绝医药卫生领域的一些“旧规则”、“潜规则”,从而改善大众的就医环境。

但是几乎与此同时,中药企业中的老字号“同仁堂”旗下的同仁堂中医医院,在北京挂牌成立了。乍看起来,这似乎是和“医药分开”相悖的事情。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为此,记者采访了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副院长宋福印。

中药企业办医院

推行“医药分开”的初衷,是为了改变“以药补医”的现象。一方面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取消药品加成、增设药事服务费等做法,让医疗工作者名正言顺地体现自己的劳动价值;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杜绝医生以回扣、开单费等形式向制药企业谋取利益,甚至推销不良药品。

但是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宋福印认为:“在中医传统中,医就是枪炮,药就是子弹,在实践中二者本来就是无法分开的。”像同仁堂中医医院这样的医疗机构,本身是同仁堂集团全额投资、全权管理,所用药品也是同仁堂自产的中药饮片和成药。与此同时,同仁堂中医医院也被卫生部门认定为医保定点医院。这样一来,保证了经济利益的一致,又得到政府部门的监管,也不存在不同制药企业之间利用不正当手段竞争的问题。

“行内人都知道,同仁堂的药是从来不给医生回扣的。再加上同仁堂的中成药大多数是非处方药,因此有一些医生就不太愿意给患者开同仁堂的药。”宋福印说。的确,同仁堂不设医药代表的事情,已经在业内尽人皆知。

同仁堂办中医医院,还有一层目的是探索中医医院合理的发展模式。近些年,一些中医院越办越大,但是在宋福印看来,其路子未必有利于中医发展。宋福印说:“中医医院应该以中医中药为基础,以辨证论治为方法。如果在‘中医’的牌子下面主要采用西医的手段诊断、治疗,甚至过多地采用西药和手术,那么就失去了中医医院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同仁堂中医医院虽然也有中西医结合的科室,但是中医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据宋福印介绍,目前医院坚持遵循中医提倡的“一病一方、一人一方、一时一方”理念,特别是中医更为推崇的中药饮片,使用率超过70%(而中成药使用率约为10%)。这就为患者提供了一个“全中医”的医疗环境。这也某种程度显示了一种对传统中医药诊疗手段的自信,“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也好分清责任”。“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太主张患者自行抓药的原因。”宋福印说,“我对同仁堂这块金字招牌有信心,实践也证明了我们的药效也的确有保障。”当然,如果患者执意要自行抓药,宋福印也不会强行阻拦,但他会提示患者因药材不地道而影响治疗效果的风险。

对于中医发展的思考

“怎么说中医目前的地位呢?是边缘地位?还是从属地位?总之不是主流地位。”宋福印说。在他看来,在疾病治疗的体系中,中医目前的地位很有限,从体量上无法与西医相提并论。近些年提出了预防为主的口号,而未病先防是中医的价值所在,所以中医传统的“治未病”理念又被作为课题提了出来。“这是审时度势的做法。现在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开始关心亚健康状态了,中医在预防保健、养生康复上的发挥作用要比在治疗领域上更加凸显。”

谈到中医未来的发展方向,宋福印提出了门诊为主、规范内涵、调整教育、重视创新的思路。

“中医应该以门诊为主,而不是住院。”宋福印说,“门诊更能充分发挥中医简便廉效的优势,体现辨证论治、医药结合的特点,容易推广、容易接受。”在门诊的基础上如果想扩大规模,宋福印认为连锁经营是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案。对于中医医院扩大规模,宋福印持审慎态度,他认为应该规范中医医院的内涵,在此基础上再谈规模和效益。

宋福印认为,调整中医教育结构和功能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我赞同中医药学习西医的知识,但是现在看中医学的课程设置体现出一种‘西医太多、文化太少’的局面,这是不合适的。”宋福印说。对于目前的中医教育的统编教材,宋福印认为是“非常可怕”的。“基础的科目可以搞统编教材。但是在临床方面,一定要百花齐放,学习各家的学说,不要形成统一版本。中医讲究因时、因地、因人制宜。不同地域有不同的发病特点,不同的症候群,如果东北和四川的中医都用同样的方法和思维模式,显然是僵化的。”

“近年来,中医的创新很不够。”宋福印说。审视中医的发展历史,在不同历史时期,医学大家都会根据当时的疾病特征提出新的辨证理论。“社会发展到21世纪,还用千百年前的理论指导今天的临床实践,新的中医理论迟迟发掘不出来,是不应该的。”宋福印说。

2005年他出版了《气血脉形辨证理论与临床》一书,宋福印说:“气血和血管以及肿瘤的关系,这些涉及形态学的问题古人是无法讨论的,而现代科学技术给了我们讨论的可能。现在还出现了新的病种,从如何用中医理论去解释,也是理论创新的重点。”除了理论创新,宋福印认为还要重视技术创新。在医学新理论、新技术不断创新的今天,如果从业者还陶醉在抱残守缺之中,中医的作用就被大大地限制了。

名医出自临床

虽然从总量上,中医和西医无法相比,但是,现在每个省都有中医院校,新中国建立以后中医高等教育的规模可以说是空前的。但是宋福印提出,目前中医教育还是“缺乏培养中医大家的氛围”。“过去的中医大家,都是临床大家、实践大家。他们都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宋福印说,“现在评价标准,更重视的是教学和论文,很多教授都没有临床经验。我认为,名医不等于名教授。”

审视当今中医的发展,是“不缺成果、缺少效果”的。宋福印所谓“不缺成果”,是指“和其他系统一样,中医每年都有上百项的成果被评议。证书发了不少,科研论文也在不断发表”。之所以说“缺少效果”,是因为“带动临床疾病治疗的研究没有多少,中医还应在古代理论体系的基础上有所突破”。

宋福印认为,近年来同仁堂的发展的确需要临床的充实。设立中医医院,也是同仁堂对自身历史的一种回归。同仁堂中医医院是对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中中医发展的一种积极尝试,但是宋福印也坦承:“不是每个企业都有同仁堂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医院创办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形成如此的规模。”

历经340年风雨的洗礼,同仁堂已经成为中医药领域的金字招牌,这也成为同仁堂“名厂、名店、名药”带动“名院、名医”发展,开拓“医药结合”医疗思路的前提。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在线询问
北京华博医院在什么地方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qq在线
北京华博医院手术价格表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