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血脉皇者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临血脉学院_1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3:41 编辑:笔名

血脉皇者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临血脉学院

在血脉城的某条空无一人的巷道之中,叶昊的身影就出现在其中,然后他从自己的储存空间之中拿出一块人皮面具覆盖在脸上,瞬间从一个有着威严帅气外貌的男神变成了一个丢进人堆之中都认不出的普通男屌丝,不是一种级别,紧接着身上的肌肉一阵蠕动,叶昊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肌肉,瞬间就从一个看上去不怎么健壮的人变成了一个肌肉男,肌肉鼓鼓的,完全看不出之前是同一个人。

虽然他获得了大本营,但他还有一个新的任务,那么来到血脉城就是对完成这个找人加入家族的任务最好的方法,在获得琉璃塔的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一直都在琉璃塔的训练区训练,让他的实力从血脉领主八层提升到血脉王者三层,当然这不是他所能提升到的最高等级,因为他的时间不够了,现在只剩下五个月的时间,所以他的时间非常的紧迫,血脉王者的实力已经可以让在这个世界很好的存活,面对许多突发状况。

不过这还有很多原因是因为琉璃塔有限制的关系,在得到了琉璃塔的控制权后叶昊知道了琉璃塔之中除了那些低等级的血脉魔兽以外还有许许多多高等级的血脉魔兽,叶昊虽然得到了琉璃塔的控制权,但是对于试炼区的控制权的没有完全得到,它有着浅悠凉也就是琉璃塔的上一个主人的限制,叶昊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获取离开试炼区的任何区域,但是他却无法利用琉璃塔去控制那些里面的血脉魔兽一动不动的让叶昊去猎杀,要不然叶昊就不是现在的血脉王者,而至少是一个血脉帝皇。

在琉璃塔的试炼区里面至少有二十多只血脉圣者级别的血脉魔兽,血脉帝皇级别的也有几百只,如果叶昊将这些血脉魔兽全部都杀掉。让其成为他的经验,他绝对可以达到血脉圣者的地步,只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无法这样做,他无法命令琉璃塔控制那些血脉魔兽将自己的脖子伸过来让叶昊砍掉,而必须是叶昊自己一个人去对付那些血脉魔兽,用自己真实的实力去杀掉他们。所以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之中,他除了吃饭就是去挑战那些血脉魔兽,让它们成为自己提升实力的经验。

也是因为这样,叶昊才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他从血脉领主提升到血脉王者仅仅是花费了一天的时间,而从血脉王者一层提升到血脉王者三层则花费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认识到了自己如果不靠各种阴谋或者耍小手段,真真正正的和一个比自己高级别的存在战斗是多么的困难,他也发现自己能在约德尔城的时候击杀掉那个所谓的龙先生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呼~”在改头换面之后。叶昊就呼了一口气,同时也走出了巷道向着血脉学院的方向走去,虽然他有把握一下子找到几十懵懂无知的幼童加入到自己家族,但那只是用来填数量的,他真正需要的是那些有天赋的人,这才是完成任务的关键,所以寻找有天赋的人最好的办法去血脉学院,能进入到血脉学院的人天赋都不会低。至少是天级以上的血脉等级,当然也有一些比天级要低的人存在。只不过这些人很多都是血脉学院的工作人员又或者那些老师的亲人,对叶昊来说也是有用的。

----我-是-分-割-线----

时间过去了十多分钟,叶昊再次来到了血脉学院的大门前面,和一个月前的不一样,不少学生的脸上都有布满了乌云一般,好像死了爹妈一样。经叶昊询问,原来学院公布了两个多月前魔兽森林忽然变成沙漠事件之中的遇难者,足足有一百多人死在魔兽森林之中,这是血脉学院建校这么多年来非正常情况死人次数最多的,虽然比起战争时期死的人要少许多。但血脉学院已经许多年都没有经历过战争了,战争对于许多人来说是遥远的词语,所以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让许多学院里面的学生非常的惶恐,对于那一片忽然出现的沙漠都无比的恐惧。

这就是那些学生的情绪为什么低迷的原因,但是当叶昊问道关于琉璃塔也就是血脉塔的时候,许多学生都表示不了解情况,只知道血脉塔要进行维护,所在的那一片区域都已经被一个防御法阵所形成的防御罩包裹住,只有特定的人才能进去,其他的学生都无法接近和进入这片区域,看样子血脉学院为了避免琉璃塔的事情被别人知道而隐瞒下去了。

不过这些都和叶昊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今天来是为了让人加入到自己的家族之中,所以对于其他的事情叶昊并不在意,而且这些事情很多都和自己有关系,他也知道其中的一些情况,所以就更加的没有兴趣,还不如将自己的这一些兴趣拿来完成任务更好。

在一些血脉学院学生诧异的目光下,一个穿着一声破旧衣服,身材精壮,样子虽然不丑陋

,但普通到极点的十五六岁少年一步一步的向着血脉学院的招生办走去。

“啊,好无聊~”在血脉学院招生办出,半趴在桌子上面无精打采的谭雅打了一个哈欠表示出她现在的心理状况,她现在真的非常的无聊,早知道的话她就不答应自己的父亲进入血脉学院工作,而是继续做自己的冒险者,在外面经历波澜壮阔的冒险人生,而不是做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老师,特别是经历了一个月前的时间,被自己的父亲禁足,只能呆在学校里面就更加无聊了,就在她无聊得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的时候,她就看到了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这位同学是有什么事吗?”看着走进来的少年,谭雅半死不活的询问道,毫无老师形象可言。

“我要加入血脉学院。”听到谭雅的问题,少年用浑厚的声音回答道。

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未完待续。。)

...

南阳治疗男科方法
宁夏治疗男科方法
淮安白斑疯医院
南阳治疗男科费用
宁夏治疗男科费用